1. <tr id="tsss6"><input id="tsss6"></input></tr>
      <tr id="tsss6"><input id="tsss6"></input></tr>
      1. <ol id="tsss6"></ol>
      2. <optgroup id="tsss6"><form id="tsss6"></form></optgroup>
      3. <tr id="tsss6"></tr>
        <tr id="tsss6"><menuitem id="tsss6"><small id="tsss6"></small></menuitem></tr>
        教育裝備網 您好,歡迎來教育裝備網!
        武漢億童文教股份有限公司
        武漢億童文教股份有限公司
        鉆石3
        關注度:1309948 活躍度:709
        首頁 | 企業簡介 | 資質榮譽 | 企業動態 | 產品中心 | 商機 | 求購 | 技術中心 | 成功案例 | 誠聘英才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 裝備展
        當前位置: 專區首頁 > 技術中心 > 正文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術中心  
        觀點 | 郭良菁:幼兒觀察與評價不能舍本逐末
        發布時間:2022-04-21  關注度:944   
        分享到:
        更多

          越來越多的幼兒園和教師重視兒童發展的過程性觀察、記錄與評價,期待能更加理解兒童,提供適宜的支持。大家形成了一個共識——兒童觀察、記錄與評價是幼師的基本功,但當前很多教師在這方面的能力卻不盡人意,在觀察、記錄和評價幼兒的過程中存在諸多問題。

          本期專家觀點,與大家分享的是南京師范大學郭良菁教授對這個話題的精彩觀點和深入思考,一起來學習吧!

          自上世紀80年代教育改革以來,將幼兒觀察與評價作為教師工作職責之一的強調漸多。一些富有改革精神的教師,如南京鼓樓幼兒園閔傳華,秉持著“兒童在前,教師在后”的課程理念,通過“成長卡片”的形式,將觀察、傾聽到的兒童觀點和興趣記錄下來,不斷延伸,成為活動課程。1989年頒布的《幼兒園工作規程》中,在總結上世紀80年代這些改革探索的基礎上,將“觀察、分析并記錄幼兒發展情況”列為“教師工作職責”的一部分。2001年,扮演課程標準角色的《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更是專列“評價”一章,給兒童發展評價提出了一些原則。

          在貫徹《規程》和《綱要》的過程中,兒童觀察記錄和分析逐漸成為對更多教師的要求,一些地方的幼兒園督導評估標準中還納入了教師寫兒童觀察記錄的內容。于是,很多幼兒園開始摸索做這項工作的方法并對教師加以培訓。

          幼兒個案觀察記錄、成長檔案都是曾經風靡一時的工作方法,就像當前的“學習故事”一樣,都曾給幼教改革帶來過清新空氣,但也留下了一些值得記取的教訓。

          寫"與“搜集

          ”不能代替“研究”和“思考”

          追溯教育發展的歷史,教師自愿地觀察與評價兒童通常是為了“因材施教”,意識到“教”的前提是“了解或理解”兒童,觀察與評價是教師思考自己行動過程中自然產生的一個環節,就像杜威以農民種田做類比,首先要知道苗的習性,才能知道如何處理土壤、農時等種植行動,讓特定種類的苗生長得更好,觀察和研究作物的習性是整個種植過程自然的組成部分。

          如果一個教育者完全不關心受教育者當前的狀態,只管按自己的意圖去行動,其盲目性就像一個農民不顧作物喜旱喜濕、喜酸喜堿,胡亂種植一樣。

          然而,當教師從事教育工作的過程被嚴格限定,他即使不了解面前兒童的特點也必須完成既定的教育計劃,很少有調整既定目標、內容、進度的空間時,研究面前具體兒童的動機也就漸漸淡化了,不再是內在需求。

          因此,開展觀察與評價兒童工作的關鍵并非班級人數,而是課程的管理和教師自己“不能刻板按標準行動”的意識。

          在工作過程被嚴格限定的背景下,要求教師必須做觀察與評價這項“工作”,就很容易成為一個孤立的“為做而做”的事。教師做這項工作時關心的首要問題便不再是“我怎樣理解兒童的表現”,而是“我怎樣寫觀察記錄(或做成長檔案)是符合要求的”。管理者和培訓者從教師被動應對要求的表現中,得出的是“教師不會做觀察與評價”的判斷,于是培訓的重點都放在教寫觀察記錄和做檔案的“正確技術”上,對這項工作的管理和推動也著重在“文本”這個結果上,看它的數量和符合規范的程度。

          殊不知,這其實將教師觀察與評價工作推向反面,是在舍本逐末。正如一些專業人士對檔案袋評價開展現狀所提出的批評:“為收集而收集,追求檔案袋的大、全、美,卻忽視了檔案袋的評價本義和發展促進功能!痹凇皩W習故事”這一新的評價形式傳入我國之際,有必要記取上述歷史教訓,讓兒童觀察與評價工作回歸根本。

          辨別兒童尋常行為鏈

          背后的發展意義

          教師做兒童觀察與評價,與管理者為衡量一個班或幼兒園的“教育效果”而對兒童進行抽樣測評、比較兒童表現的差異,與研究者為尋找某一年齡段或某一群體幼兒“共性特征”或“發展規律”而進行的兒童觀察與評價,在秉持的主要目的上有相當大的差異。

          教師需要具體從兒童在一定情境中的表現去了解他的已知、已能和態度品質,了解他的興趣、困惑和阻礙,用這些翔實的信息,指引自己的教育行動。

          對于教師而言,真正有意義的觀察與評價,是辨別出兒童尋常行為鏈背后的發展意義,這個知覺(敏感性)和思維(基于系列證據)的過程才是“評價”之本,各種不同形式的文本,只是對這個過程的文字化,只是磨煉評價能力的一個載體、手段,因為只有文本化,才能使更多的人有機會接觸到教師的理解,也才有可能給教師一些建議,從而有助于教師改進自己的知覺和思維過程。

          因此,無論“寫”記錄(或“學習故事”)還是“做”成長檔案,都只是評價的“手段”,本身不是“目的”。僅僅要求教師按標準格式“寫”或“做”,教他們一些空洞的原則或者具體的技術,提供各式各樣的寫作或制作模板,卻不把重點放在拓展教師觀察兒童的視角、連續捕捉兒童表現的意識以及基于“表現證據”做判斷的能力上,特別是主動揣摩兒童狀態的意愿上,那么,即使教師寫得很標準,局限于此的“觀察與評價工作”,對于教師教育工作、教師專業發展的意義依然十分有限。

          教師自然生發的動機,往往出于兩個情境:

          一是“我無法理解和接受某個孩子的表現”,這種困惑有可能激發教師仔細研究兒童;

          二是“我一定得密切關注孩子的問題、觀點、要求和待人做事的方式,去構想或調整下一階段的課程”,這種有一定開放度的課程動態實施過程,也使教師自然而然地收集兒童表現的信息并加以分析,以便決定自己需要做什么或不需要做什么。

          對于這項工作的推動和管理,應該緊緊抓住這兩個有可能激發教師內在需求的機會,切實針對教師感到困難的地方給予幫助,才能避免舍本逐末。

          拓展教師頭腦中的

          “行為表現庫”

          我們通常講的教師“不會觀察和評價”,是基于這樣一些現象而下的判斷:

          教師對“有意義”的兒童自發行為無動于衷,不做回應,只沉浸于自己的意圖中去教;

          教師對兒童的語言、行為中表達出的需求、觀點和困難存在理解上的偏差,因誤解而錯誤地干預或回應,甚至給兒童造成消極影響。

          之所以產生這些現象,其中一個原因是教師頭腦中的“意義參照系”比較局限。觀察永遠受到頭腦中價值體系的影響,人重視什么,就容易注意到與此有關的現象,并用自己的視角來解釋現象。

          比如一個教師格外重視安全和秩序,他就很容易將兒童一些無害的探索行為也歸入到“危險”或“不聽話”的判斷中去,很難注意到兒童正在發生的學習。

          另外,兒童行為方式的獨特性和多樣性,是教師遇到的另一難題。兒童因生活范圍和經驗的局限,面對一個情境時的行為反應與作為成年人的教師所期待的常常有所不同;而不同生活背景中的兒童,語言和情緒表達方式、與人交往和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會五花八門。

          同樣是“歸屬感”的目標,在有的兒童身上表現為團體榮譽感,而在有的兒童身上則表現為排斥他人進入自己的朋友圈。

          對于教師而言,將各不相同的行為鏈條與重要的教育目標建立聯系,看到它們的“發展意義”,絕非易事。這需要教師靜下心來研究自己對“目標”的理解,給原來的理解不斷充實“新的行為”例子,而不只是固守著原來頭腦中幾個“典型表現”的教條,對與此不符的一切視而不見。然而,教師頭腦中的“行為表現庫”的拓展需要充分的時間。

          從上述兩個難點給予教師專業支持,才是推動教師進行兒童觀察與評價工作的重點。一方面,應對《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中所列的每一條“大目標”的實質內涵做出明晰的解釋,特別要參照個人生活和社會生活的案例,幫助教師意識到這些素質“都重要”,需相互配合地發揮作用,從而應對現實生活中遇到的挑戰;另一方面,應為教師分享和交流自己對兒童特定表現的觀察和理解搭建一個平臺,從他人的視角中獲得啟發,也用同事遇到的行為案例豐富自己頭腦中與特定目標相聯系的“行為表現庫”。

          這些看似并不直接教“評價技術和方法”的措施,反而會迂回地激發教師去探究兒童尋常行為對于其發展的意義,形成研究兒童的專業氛圍。

          歷史經驗表明,教師若沒有“發現尋常行為的意義”的內在需求,只埋頭于執行各種預定“評價任務”時,這種工作只是累贅。因此,有必要打破當前對學習故事或其他評價形式“先數量后質量”的慣性管理思維,轉而采取“不強調數量,先看重意義,由精及多”的原則。

          支持教師沉下心來,吸收“學習故事”強調“發現兒童正在進行的學習”的精神,與同事一起慢慢研究兒童表現,交流各自對兒童學習的理解,開啟轉變兒童觀、教師角色觀的歷程。

          作者:郭良菁

          來源:中國教育報

        聯系方式 詳細
        行業協會會員 中國教育裝備行業協會會員
        證書編號
        002549
        會員編碼
        42011193
        教育裝備網VIP會員
        會員年限:3年會員
        網證編號: GX-Mem-Z-130220-657
        所屬地區: 湖北,武漢
        聯 系 人: 億童
        聯系電話: 15827374784
        傳  真: 027-87372886/87372886
        公司網站: http://www.yitong.com
        電子郵件: 3051181912@qq.com
        郵政編碼: 430070
        聯系地址: 武漢市洪山區書城路40號億童大廈
         
        在線留言

        行業協會會員 教備網鉆石會員
        友情鏈接  
        億童官網
        億童官方微博
        2015中國(上海)國際學前教育裝備發展高峰論壇
        教育裝備網
        二維碼  

        武漢億童文教股份有限公司
        武漢億童文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校園文化環境設計、教育裝備研發推廣、教育裝備培訓服務的高新技術企業。

        技術支持:教育裝備網 Copyright 2001- Ceie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皖B2-20090011號 皖公網安備 34019202000547號

        以上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相關企業負責,教育裝備網對此不承擔任何責任